0055 英雄救美

医品至尊 纯黑色祭奠 5155 2020-07-02 10:53

    凌云心里生出失望,她以为自己让丁宁吃豆腐是在补偿他,但实际上她何尝不想和丁宁有着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呢。

    但一想丁宁说的也有道理,这个时候确实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当即熄了这个心思,担忧的问道:“那你打算躲到哪里去呢?”

    “这你就别管了,我不是信不过你,是不想让你为难,要是你被警察三诈两诈就乖乖的招供了,我是怪你还是不怪你呢?”

    丁宁故作深沉的说道。

    凌云一想也是这个理,叹了口气道:“说的倒也是,我从小就怕警察,我有着一颗想做刘胡兰的心,却没有刘胡兰的硬骨头。”

    丁宁翻了个白眼:“就你这怂样,我看要生在战争年间,你第一个就得当汉奸。”

    “滚蛋,老娘像那样的人吗?”凌云磨着牙,凶巴巴的瞪着丁宁。

    “你不像,你根本就是,没有骨气的怂包,连你老妈都搞不定。”

    丁宁见势不对,立刻把话题转移到了凌云老妈身上。

    果然这一招百试不爽,成为了对付凌云的杀手锏,凌云立刻气焰全无,垂头丧气的说道:“好吧,我就是没有骨气怂包,送我回家,赶紧躲起来吧。”

    “对了,你通知你老妈回家没有,晚上你一个人在家我可不放心。”

    丁宁突然想起这个问题,连忙问道。

    “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她说晚一点回来,放心吧。”

    凌云又开始心虚了,她本打算瞒着老妈,和丁宁过一晚二人世界的,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又出了偷车这一档子事,丁宁得避风头,让她的计划落空。

    当着丁宁的面,她可不敢给老妈打电话,谁知道老妈在电话里会不会唠叨相亲的事被丁宁听到。

    “那就好!”

    丁宁放下了心,双目却为之一凝,死死的盯着前方。

    前方一辆没有牌照的商务车正在高速行驶,和他擦肩而过,上演着只有米国大片才会出现的一幕,一个人趴在车顶上正试图进入车内。

    而这个人丁宁不但认识,还很熟悉,正是中午刚分开的萧诺。

    这个傻娘们她疯了吗?你是特警不是超人,真是不要命了。

    丁宁心里瞬间揪成了一团,一个急刹在路边停车,急切的对凌云道:“你先下车自己打车走,到家给我发个短信报平安。”

    “怎么了?”见丁宁脸色不对,凌云乖巧的下了车,不明所以的问了一句。

    “回来再跟你解释。”

    丁宁一踩油门,也不顾身后差点追尾的车辆恼怒的喝骂声,原地一个调头向商务车追去。

    凌云傻傻的看着丁宁狂飙车技,迅速的消失在车海里,一脸的懵逼,他这是怎么了?

    “呜……呜……呜……”

    一阵尖锐的警笛声响起,十几辆警车闪着警灯向丁宁消失的方向追去。

    凌云心里一紧,糟了,丁宁被发现了,难怪让自己下车,他是要跑路啊。

    不就偷个车吗?至于开那么多警车追赶吗?丁宁万一出车祸怎么办?

    呸呸呸,不会的,我的小跟班是最强的小跟班,他是无敌的。

    凌云心乱如麻,呆呆的站在原地,虽然不断的自我安慰,但脑海里总是闪现着车毁人亡的那一幕。

    不行,我要追上去看看,连忙伸手拦出租车,可惜现在正是出租车交接班的时间,等她好不容拦到一辆车后,丁宁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姑娘,到底去哪啊?你也说个地,我好提前安排路线,免得被堵住了。”

    出租车司机见她上了车就一个劲儿的让往前开,不耐烦的问道。

    新闻,对,回家看新闻,要是公路追逐出了事,新闻肯定会报道。

    六神无主的凌云只能选择了回家,报上地址后,坐在后排的她眼泪已经潸然而下。

    早知道这么危险,就让丁宁去投案自首了,就算判几年,也比现在夺路狂奔的好,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还让我怎么活啊。

    快到小区门口时,就连因为枪战拉起的警戒线引起的围观她也没有心思凑热闹,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了家,打开电视,焦急的等待着宁海新闻的播放。

    导致她没有发现,让他们为之心惊肉跳的偷车案,已经因为枪手的袭击令车子爆炸而终结,无意中帮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丁宁心急如焚,在拥挤的车流中把车技发挥到了极致,如同一只游鱼般见缝插针不断穿梭,在城市中时速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一百迈。

    同样心急如焚的还有蓝洋,他眼睁睁的看着心中的女神驾驶着一辆警车,在路口和匪徒车辆交叉而过的瞬间,十分彪悍的从车窗跳出,趴到了商务车的车顶,试图进入车厢内解救猴子。

    车中的匪徒明显已经察觉到了危险,不断的向车顶开枪,萧诺不但要保持不被高速行驶的车辆甩下去,还要凭着对危险的自觉躲避着匪徒的子弹。

    这让蓝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恨不得以身代之。

    利剑成员们都看傻了眼,他们没有想到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冷美人,身手竟然如此强悍。

    别看米国大片里经常放这样的桥段,实际上现实中根本没有人敢这样做,就算是兵王也不敢。

    不说车辆在高速行驶中所带来的风阻让人呼吸困难,光是在车顶想要不被甩下去就需要极为苛刻强大的身体平衡能力,更何况还要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躲避子弹。

    这简直是不要命了,不管是被子弹击中,还是被卷落车底,一个不好都会死无全尸。

    这不仅仅是身手的问题了,这需要悍不畏死的勇气和绝对的自信,还要有着对危险近乎于本能的野兽般直觉才敢这么做。

    他们看傻了眼,神经随着萧诺被车辆的不断摇摆甩的东倒西歪而绷的紧紧的,对这个冷美人是彻底的服气了。

    特别是蓝洋,不光要紧紧的盯着萧诺,还要时刻注意着车速,不能被甩掉,也不能太靠近。

    否则一旦萧诺失手掉下来,就算不死,也会被自己的车活活轧死。

    “MD,那辆路虎想干什么?”

    蓝洋突然发现一辆路虎蹿了出来,夹在了军车和匪徒的车辆中间,忍不住破口骂道。

    “肯定是匪徒的同伙,想要掩护他们逃跑,开车撞他。”

    张扬眼珠泛红,面目狰狞的吼道。

    “万一不是匪徒呢?只是不知情的好奇市民呢?”蓝洋有些犹豫的说道。

    “现在这会儿哪还顾得上他是谁,敢挡路就撞他。”

    王青也急眼了,他们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未来大嫂就这样香消玉殒。

    “好,MD,不管你是谁,都给老子让开。”

    蓝洋猛的一加速,狠狠的撞在路虎的车尾上。

    “卧槽,这是老子借的车啊。”

    丁宁感觉车身一震,就知道被猛士给撞了,顿时心疼的惨叫一声。

    “嘭嘭嘭!”

    蓝洋也是疯狂了,接二连三的不停的撞在路虎车上。

    “麻痹的,回头非得让你们赔老子的车不可。”

    丁宁龇目欲裂,车头一甩,猛加油门,和商务车并排行驶,带着恼怒的看着萧诺大喊道:“你个疯女人,不想活了是不是?”

    此刻的萧诺脸色煞白,浑身香汗淋漓,不断的躲避子弹和保持身体的平衡,已经让她耗尽了体力,但却始终无法成功进入车厢。

    车厢内除了司机,还有猴子和另外一名匪徒,猴子似乎经过了一番挣扎被制服,现在生死不知。

    那名匪徒带的弹药应该不多,此刻已经停止了射击,只有在萧诺企图进入车厢时,才会开枪。

    这让萧诺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她知道自己只要一松手,必然会被活活书摔死,只能双手撑开成大字型,死抓着车顶不松手,希望能够等到专辑。

    就在她越来越恐惧,越来越疲倦,越来越后悔自己逞强之时,突然听到了丁宁隐约的怒骂声。

    那听着难听却带着难以掩饰的关怀声音差点让她喜极而泣,尤许默,是尤许默的声音,他来了,他来救自己了。

    只是她此刻脑袋紧紧的贴在车顶,连抬都不敢抬,一抬头急速行驶带起的风阻就会灌入她的口中,连呼吸都困难。

    丁宁也是大意之下,在萧诺面前忘了改变自己的声音,留下这么一个大破绽。

    但他也不在意,毕竟声音雷同的人很多,他不承认谁也拿他没办法。

    “他……他要干什么?”

    张扬已经爬到了猛士的副驾驶上,瞪大着眼睛看着路虎车所发生的一幕。

    蓝洋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嘴巴张的大大的能塞下一个大鸭蛋,半天嘴里才悲痛欲绝的狠狠骂一句:“卧槽,我的女神!”

    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惊叹今天真是开眼了,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性命攸关,丁宁这时候也顾不得再隐藏实力了,反正老爹只叮嘱他在没有绝对的实力前,不要暴露他所传的庖丁解牛术,又没说非要让他装的一点不会武功,他只是怕麻烦,干脆一直装不会武功罢了,这叫低调,不叫装怂。

    路虎车的驾驶座车门突然打开,丁宁用力一蹬,人如闪电般已经蹿上了商务车的车顶,崭新的路虎车瞬间开到了沟里,彻底报废。

    丁宁两脚分开保持住平衡,如履平地般稳稳的站在车顶,弯身抱起萧诺把她背在身后,嘴里还没好气的呵斥道:“抱紧我。”

    凌冽的疾风让萧诺根本睁不开眼睛,但出于对尤许默的依赖和信任,毫不犹豫的搂紧了丁宁的脖子,嘴里还梦呓般的呢喃道: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你是喜欢我的,你是我的英雄,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丁宁狠狠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一记,“喜欢个屁,你当是在拍好莱坞大片呢,你是不要命了吧?”

    利剑的同志们眼角狠狠的一抽,哎呦妈呀,这位爷好狠,连冷美人的屁股都敢打,冷美人还一点脾气都没有,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真是见鬼了。

    蓝洋脸色变的惨白无比,心如撕裂般疼痛,全是说不出的苦涩。

    女神就这样被人抢走了,他真的好不甘心,但一想起那个站在车顶上纹丝不动的猛人,他立马怂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