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4 加班

医品至尊 纯黑色祭奠 4789 2020-07-02 10:53

    “小师妹,你糊涂啊,他是杀人恶魔,你护着他就是在助纣为虐,若是被人发现你包庇他,师门的千年清誉就要毁于一旦,让我昊天门如何能够服众?如何执天下之牛耳?”

    李沐清一身白衣,手中拎着剑,冲着死死护着苏慕白的齐婉莹痛心疾首的道,脸上带着大义灭亲的决绝之色,眼底却流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嫉妒之色。

    “好,林斌这小子被敲打了一番,状态越来越好了。”

    周世安看着镜头,欣慰的赞叹道,越看林斌越喜欢。

    潘导微微点头,却没有说话,林斌有这个演技并不出乎他的意外,他现在更期待的是宋紫衣的表现。

    虽然不知道丁宁之前单独跟她说了些什么,但他却隐隐有种感觉,宋紫衣精神状态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充满了自信和从容,他期待着她能够带给自己惊喜。

    “大师兄,七师兄可是咱们朝夕相处的同门师兄弟啊,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他去死?”

    齐婉莹目光始终落在怀中昏迷不醒的苏慕白脸上,此刻缓缓的抬起头来,凄苦的看着李沐清质问道。

    潘导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继续看下去。

    宋紫衣其实早就把人物的心理揣摩的很透彻了,这是个很敬业很有灵性的女孩,但之前拍这段戏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不在状态,无法进入角色,才让他失望下才恨铁不成钢的破口大骂。

    可这一次,她做到了,把他想要看到的那种情绪完全的表达了出来,和之前的表现仿佛完全换了个人似的,这让他很好奇,丁宁到底给她说了些什么,竟然让她这么快就进入了状态。

    李沐清嘴唇嗫喏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一抹纠结挣扎之色,深深的看了苏慕白一眼,眼神里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一抹惋惜、眷恋和痛心,却又夹杂着一丝隐藏很深的嫉妒之色。

    潘导眼睛亮了,心里暗自赞叹一声,这个林斌还是很有天赋的,这种爱恨交织的复杂矛盾心理,想要很好的表达出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可是他却做到了,是个好苗子。

    紧接着,李沐清深吸了一口气,痛苦的闭上眼睛,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平复着内心波澜起伏的情绪。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沉默,只有齐婉莹轻微的啜泣声在轻轻回荡。

    某一刻,李沐清猛然睁开了眼睛,脸上充满了决绝之色,举起了手中的剑,大义凛然的毅然道:“小师妹,不是我不念同门之情,只是,我身为昊天门的首席弟子,就必须要为师门的请誉着想,让开,今天我要代师门清理门户。”

    “师门清誉,师门清誉,爹是如此,你也是如此,在你们眼中只有师门,就没有感情吗?你想杀他是吗?好啊,来吧,你先杀了我好了。”

    齐婉莹站起身来,张开双臂挡在苏慕白的身前,歇斯底里的哭喊着,俏脸上流着血泪,把不惜以死维护苏慕白的决心表现的淋漓尽致。

    潘导眼睛陡然一亮,和周导互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喜之色。

    李沐清浑身颤栗着,脸色变幻不定,眼睛中闪烁着浓浓的嫉妒和怨毒之色,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变的狰狞扭曲,嫉妒,让他的心里住进了一个魔鬼。

    如果说他之前杀掉苏慕白的心思还没有那么坚定的话,可在看到深爱的小师妹不惜以死也要维护他的时候,疯狂的嫉妒已经让他彻底的生出了杀心。

    “让开,我为昊天门首席大弟子,今天必须要清理门户,杀死这个无恶不作的恶魔,以免师门蒙羞。”

    李沐清杀机毕露,脸色冰冷无情,一剑向苏慕白斩去。

    ”

    齐婉莹毫不犹豫的张开双臂,用身体挡在了苏慕白的身前,剑险险的停在齐婉莹的咽喉前,那锋利的剑芒刺激的她雪白的玉颈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小师妹,在你心里他就那么重要吗?为了他,你连命都不要了吗?”

    李沐清如同受伤的野兽般颓丧的收回剑,痛苦的闭上眼睛,满脸受伤之色,声音颤抖着喝问道。

    “我说过,想要杀他就必须先杀了我。”

    齐婉莹紧咬着嘴唇,倔强的盯着他,斩钉截铁的说道。

    ……

    现场鸦雀无声,剧组成员都紧紧的盯着他们,看着他们完全入戏,超水平的发挥,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不愿意错过任何细节,内心里却充满了震撼。

    毕竟林斌的演技在那里放着,即便和丁宁比起来差距很大,但在年轻演员中也绝对是能排的上号的,能有这样的表现不足为奇,可宋紫衣虽然是天后,但却是初次踏足影视圈啊,她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演技?和林斌对手戏来也是好不落下风。

    “咔!过了!”

    随着潘导兴奋的喊声,现场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敬佩而羡慕的看着宋紫衣,这掌声是送给她的。

    宋紫衣感受着众人的善意,腼腆的抿嘴一笑,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心里既兴奋又激动,下意识的看了丁宁一眼。

    她并不知道丁宁催眠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不紧张了,但她始终记得他之前说过的那句话,女人是天生的演员。

    所以,她把昏迷不醒的苏慕白想象成是宁丁,投入自己最真实的感情来本色出演,没想到却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效果。

    丁宁冲着她竖起了大拇指,心里却美滋滋的,果然,自家女人笑起来才最美啊。

    “五分钟后,准备拍摄第426场,丁宁和宋紫衣做好准备。”

    不知道潘导是不是看到他们“眉目传情”了,高声宣布道。

    “啊!”

    宋紫衣又开始紧张了,脸唰的一下通红,佯装镇定的向化妆间走去,只是两腿明显有些发虚。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没想到开拍第一天就会拍到这一场,她的心跳的厉害。

    因为第426场是整部剧中唯一的吻戏,齐婉莹为了让李沐清放过苏慕白,不得不答应嫁给他,但内心却充满了悲哀和不甘,趁着苏慕白昏迷不醒时,流着泪主动吻他。

    好吧,虽然不是湿吻,但这可是她的银屏初吻啊,要说不紧张不忐忑才怪了呢。

    “怎么办?怎么办?若是其他人也就罢了,他可是宁丁的好朋友啊,如果让宁丁看到这一幕,心里会不会不舒服?”

    宋紫衣蹙着黛眉在化妆间里来回的踱着步,心里患得患失,纠结的要命。

    如果是其他剧组,她一定会申请借位拍摄或者替身,但潘导的剧组不行,他拍摄的影片追求的都是最真实的镜头,别说吻戏了,就算是床 戏都不许用替身。

    她能够想象的出,一旦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潘导会是什么样的反应,绝对会暴跳如雷,直接把她赶出剧组。

    轻抚着自己的唇,宋紫衣目光中全是无奈,自己的唇只有宁丁才吻过啊,怎么能让其他男人碰呢。

    可这是拍戏,这样的吻戏在拍摄当中绝对就是小儿科,如果连这点都不能克服,她还是别踏足影视圈好了。

    此时此刻,丁宁也想到了这一点,虽然为即将能够一亲芳泽而雀跃,但一想起以后宋紫衣有可能还会跟其他男演员拍吻戏甚至是床 戏,他就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了。

    苦恼的挠了挠头,低声嘟囔道:“为艺术献身虽然很伟大,但我的女人怎么能被别的男人亲呢?”

    特别是他的媳妇中当演员的可不光是宋紫衣,还有迪巴呢,想着她们为了艺术有可能会被别的男人占便宜,他的心里就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不行,得找机会把迪巴也签到天宫来,剧本严格把关,绝不能让她接吻戏和床 戏。”

    丁宁咬牙切齿的嘀咕着,可一想起迪巴和杨蜜的闺蜜关系,他就忍不住一阵头大,想要从杨蜜手中挖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好吧,他承认他是有些狭隘了,显得极其小肚鸡肠,可他就是无法容忍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任何亲密接触,哪怕是拍戏也不行。

    “不管了,找时间跟迪巴谈谈,闺蜜跟老公之间她必须得做出选择。”

    丁宁很无赖很不讲理的做出了决定。

    事实证明,这种程度的吻戏还真没啥尺度,丁宁就觉得嘴唇一软,还没品出味儿呢,潘导就喊过了,让他差点都抑郁了。

    幽怨的小眼神一个劲儿的斜吔着潘导,暗自嘀咕着,这潘导真是太不上路子了,浪费的又不是你家的胶片,就不知多咔几次啊。

    弄的潘导莫名其妙,啥意思?这小子长针眼了吗?怎么变斜视了?

    时间已经到了傍晚,落雪派人以天宫娱乐的名义送来空中楼阁的外卖来犒劳剧组,并表示以后只要剧组在宁海拍戏,一律供应空中楼阁的外卖,让整个剧组欢声雀跃,对天宫娱乐是感恩戴德。

    开玩笑,哪个剧组拍个电视剧能用胶片机,吃个饭都是空中楼阁供应的外卖,简直是土豪的没有人性啊,这待遇要是传出去,估摸着其他剧组都得罢工不可。

    看大家伙精神头十足,潘导趁热打铁,趁机提出加班把明天的戏拍出来赶进度,毕竟,这部戏年前已经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对此,丁宁肯定是大力支持的,他都巴不得一晚上全都拍完省事呢,这样他就能尽快抽出身来了,那么多事情,他哪有时间在这里耽误啊。

    只是他答应,并不代表其他人会同意,其他参演人员都露出为难之色,毕竟,他们都是普通人,状态再好,连班加夜的身体也撑不住啊。

    潘导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得陇望蜀了,拍戏可是个高强度的工作,连班加夜的赶进度根本没人能扛得住,这让他有些暗自沮丧。

    “大家就当给我个面子,晚上加班吧,至于身体健康,我保证就算你们连续拍个几天几夜不睡觉,也不会有任何不适。”

    就在此时,丁宁出声,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丁宁?你这是?”

    潘导不解的看着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