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9 警告

医品至尊 纯黑色祭奠 4589 2020-07-02 10:53

    “你是哪家公司的?来找刘助理谈业务是吗?”

    王汉卿想到这里,脸色稍缓,试探的问了一句。

    因为他要弄清楚丁宁是哪家公司派来洽谈业务的人员,来决定自己对待他的态度。

    如果是大公司派来的,他就要想办法把这笔单子抢过来,不能让刘莹莹再接大单子了,那会提升她在公司的威信,虽然他的创作部主要是负责广告设计的,但沈牧晴的经营理念很开明,不光是业务部,任何部门的人都可以接洽公司业务,只要谈成了单子,公司就会给予奖励。

    如果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那他就懒得过问了,小单子而已,就算让刘莹莹接下来也没什么。

    丁宁愣了愣,脸上依然挂着招牌式的笑容,气死人不偿命的道:“王总监,我可不是什么公司的业务人员,我是你们沈总的男朋友,她最近有些不方便来公司,所以让我跑一趟,来找刘助理传达一下她的最新指示。”

    “什么?你说你是牧晴的男朋……”

    王汉卿脸色剧变,不敢置信的说道,据他所知,沈牧晴根本没有男朋友,否则,他哪里会舍得放弃世界五百强企业的高薪,来牧晴广告工作呢。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皱着眉头的丁宁不客气的打断,脸色不悦的居高临下看着他说道:“王总监,注意下你的称呼,牧晴也是你能叫的吗?请记住你的身份。”

    王汉卿傻了眼,没想到刚才还热情满面的家伙说翻脸就翻脸,而且丝毫不给他任何颜面,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他如何能接受。

    特别是自己视为禁脔的女神,这段时间很有可能在眼前的这家伙深地下婉转承欢,他的心就跟被刀割似的疼痛。

    又妒又恨让他眼睛瞬间充血,闪烁着凶芒,不愿意接受现实的咆哮着:“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说你是沈牧晴的男朋友就是了,谁能证明?”

    “我能,我能证明丁先生就是沈总的男朋友。”

    丁宁还没说话,刘莹莹清脆的声音就突兀的响起,让王汉卿愕然呆住,这句话让他如同万箭穿心般疼痛,失魂落魄的捂住胸口,脚步趔趄着后退了两步,跟斗败的公鸡似的耷拉着脑袋,低声的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找男朋友,她喜欢的人是我,不可能喜欢上别人的。”

    因为他虽然很看不起刘莹莹,但却知道刘莹莹被沈牧晴视为闺蜜,否则也不会先让她一个连大学都没有毕业的女孩当助理,在消失后还委托她代管公司,所以她说的话可信度很高,让他根本没有任何怀疑,只是这个结果却让他无法接受。

    他一直笃定的认为沈牧晴是喜欢他的,否则又怎么会在猎头公司招揽他失败后亲自出面来邀请他呢?

    所以,这种错觉让他有种被人欺骗的感觉,猛然抬起头红着眼睛咬牙切齿的道:“好,好一个沈牧晴,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欺骗我的感情……”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的扇在他的脸上,巨大的力道让他腾空飞起,狠狠的撞在墙壁上翻滚了下来。

    王汉卿感觉浑身的骨头都断了似的疼痛,趴在地上惊恐的抬起头,张嘴吐出一口掺杂着牙齿的鲜血,看着丁宁那种面无表情的脸孔,大脑中一片空白,脑海中反复的回荡着一句话,他怎么敢打自己?他竟然敢打自己?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不怕自己离职,牧晴广告会因此而倒闭吗?

    “记住,牧晴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她,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若是让我知道你再骂他,我会杀了你。”

    丁宁语气平静的警告道,但话中的霸道和强势却让刘莹莹美眸中闪烁着异彩,羡慕的想着,这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吗?若是有一天他肯为了我也这样霸道一回,那我就是死了也甘心了。

    她从丁宁身上感受到的是帅气的霸道,可王汉卿却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尽管他认为现在是法治社会,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不敢杀他,但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恐怖杀意还是让他发自灵魂深处的为之颤栗,觉得眼前的男人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会杀了他,所以他很没骨气的连连点头。

    丁宁眼神平静的看着跟条狗似的趴在地上不起来的王汉卿,杀机一敛,语气平淡的警告道:“牧晴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也没有骗过你,她只是欣赏你的能力罢了,一直以来,都是你自己在自作多情,记住,你只是牧晴广告的创作总监,认清楚自己的位置,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当然,你也可以辞职,但我敢保证,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敢收留你,相信我,我做的到,不信你尽可以试试。”

    王汉卿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站起身来,一声不吭的转身走安全通道离去。

    虽然他畏惧丁宁,可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他可不信丁宁的大话,离开牧晴广告,多的是人想要高薪聘请他,他的能力在商界还是很有名气的。

    “这可怎么办?他要是真的辞职了,公司也就完蛋了。”

    刘莹莹之前看热闹是痛快了,可想到王汉卿很有可能会离职,顿时又慌了起来,情急的说道。

    丁宁脸上的冷漠褪去,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放心,他不会走的,既然你都说他能力很强了,那就说明他是个聪明人,就算是辞职,也会在找好下家之后才会正式离职。”

    “那不迟早还是要走吗?像他这样的人才,很多公司都会抢着要的,可公司离开了他,就会陷入瘫痪的,毕竟很多公司的大单子都是他在负责。”

    刘莹莹焦躁不安的说道。

    “放心吧,按照公司章程规定,像他这样手中有业务的高层离职,是需要办理好或者交接好手头上正在处理的业务才能离职的,不然,公司法务部会告的他倾家荡产的。”

    丁宁丝毫不以为意的说道:“要不要打个赌,我敢保证他绝对不会离职的。”

    “我不信,我跟你赌。”

    被丁宁这么一说,刘莹莹紧张的心情也为之舒缓下来,但依然还是不怎么相信王汉卿不会离职,毕竟她太了解王汉卿的桀骜不驯了。

    “好啊,那我们就打个赌好了,如果王汉卿离职,就算我输了,如果他不离职,就算我赢了,但打赌也要有赌注才行啊,你准备拿什么当赌注?”

    教训了王汉卿一番,丁宁的心情很不错,还有心情调戏调戏刘莹莹,紧盯着她的俏脸,意味深长的说道。

    刘莹莹被他盯的心慌意乱,脸一下子又红了,结结巴巴的道:“你说赌什么我就赌什么。”

    “这可是你说的啊,那这样好了,要是我输了,我就亲你一下,要是我赢了,你就亲我一下。”

    丁宁拉着刘莹莹进了电梯,嘴花花的说道。

    “好……啊,那不是一样的嘛?”

    刘莹莹下意识的答应了下来,随即反应过来,急赤白咧的说道。

    “那怎么能一样呢,一个是我主动,一个是你主动,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丁宁一本正经的胡扯八道着。

    刘莹莹又羞又气,却又拿这个厚脸皮无可奈何,更何况她本身就喜欢丁宁,不但不排斥这样的赌注,反而心里隐隐的有些期待,最后被丁宁巧舌如簧的忽悠的,竟然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下来,把某人乐的一路上都在得意的笑。

    来到医院之前,丁宁特意叮嘱了一下刘莹莹,不要告诉刘建国自己的名字,免得他会产生抗拒心理。

    刘莹莹神色有些黯然的答应了下来,因为她很清楚丁宁的顾忌,毕竟刘俊伟这个堂哥对爸爸来说,就跟他的亲生儿子没有任何区别,若是知道丁宁就是弄的刘俊伟成为叛国通缉犯的大仇人,以他的性格,是宁可死也绝不会答应接受仇人的帮助的。

    刘建国虽然知道丁宁,但却并没有见过他,在刘莹莹的配合下,谎称丁宁是她的学长,名叫胡振宇,是中医泰斗胡老的孙子。

    胡老是中医界的泰山北斗,还曾经当过御医,即便现在退休了,但在医学界的影响力也是举足轻重,刘建国自然是久仰大名。

    他还是盛隆集团的董事长时,都没有资格请胡老出手,更何况现在一文不名的他了,得知丁宁是胡老的孙子愿意免费帮他治疗时,竟然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慌不迭声的连连表示感谢。

    作为一个商人,他自然明白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就算这个胡振宇是女儿的学长,也不可能会那么好心的免费为自己治病。

    可在看到女儿含情脉脉的看着丁宁时,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嘴角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看向丁宁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审视之意。

    这可能是他未来的女婿啊,所以,他要为女儿好好把把关,佯装闲聊的在语言中设下圈套,想要探查丁宁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女儿。

    即便丁宁和很多老狐狸打过交道,但应对起刘建国来,也是额头冒汗,背后都被汗水湿透了,使出了全身解数,把影帝级的实力发挥到了极限才勉强过关。

    这让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没有错,这个刘建国在商海浮沉多年,无论是眼光还是社会经验,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媲美的,有他在幕后指点,刘莹莹一定能够度过各种难关,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

    当然,若是刘建国愿意出山,他也不介意给他提供起步资金,让他拥有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毕竟祸不及家人,刘俊伟所做的坏事他们并不知情,不应该由他们一家人来为刘俊伟的错买单。

    不知不觉中,丁宁随着武道的提升,视野的开阔,眼光格局越来越大,心胸也变的越来越宽广。

    若是以前,小肚鸡肠的他即便不在刘建国身上踩上一脚,也绝不可能会去主动帮助他们,但现在,他却做出了以前绝对不可能做出的选择。

    或许其中有着刘莹莹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他对天道的感悟越来越深,做事也越来越随心所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