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8 告别

医品至尊 纯黑色祭奠 4704 2020-07-02 10:53

    “虽然荒谬,但却未必不是真的,我在……一本古籍上看过,这世上有一种神奇的生物名为梦魇,能够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味,这种气味能够影响到人的思维,让人陷入真实的梦境当中,在梦中,和现实没有任何的区别,一旦在梦中死亡,就是真的死了,若是在梦中相爱,就是真的相爱。”

    安息眸光如水,轻声说道:“若是那断魂崖下有梦魇的尸体,那么丁宁所说的一切很有可能是真的,只是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那是真实还是梦幻。”

    “若真是那样,也只是他一个人做梦罢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还说我们失去了记忆,那不还是撒谎。”

    龙一虽然惊讶于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神奇的生物,但依然有些无法置信。

    “问题就出在这里,梦魇的神奇就神奇在,它的气味能够让一定范围内的所有人入梦,而且是同一个梦境,也就是说,若是丁宁是在做梦,我们必然也会同时做梦,还是和他做的同一个梦。”

    安息表情极为认真的说道:“所以,若不是丁宁在撒谎,那就是我们确实做了同一个梦,只是我们醒来后忘记了,而他却还记得。”

    龙一震惊的张了张嘴巴,沉浸在这个信息里半天都反应不过来,良久才斯斯艾艾的道:“那什么梦魇只是传说而已,未必就是真实的吧。”

    “或许吧。”

    安息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的道。

    心里却暗自叹了口气,她是血狱公主,自然清楚梦魇并不是虚构出来的生物,不但真实存在,而且是来自于九天十地中最神秘之地——九幽。

    只是无尽岁月前九幽就消失无踪,就连父王都感应不到九幽的所在,认为其不是被毁灭了就是被无上大能给炼化了。

    她之所以确定梦魇真实存在,就是因为血色炼狱中恰好有着一头极其强大的梦魇兽,仿佛亘古永存、万古不灭,独自占据着血色炼狱中的一处绝地,即便是父王,也不敢去招惹它。

    “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断魂崖底,丁宁衣衫褴褛极为狼狈的躺在地上,脑袋上的头发支棱着跟爆炸头似的,浑身龟裂,发出阵阵烤肉的香味,有些地方都露出了森森白骨,还在不停的向下扑簌簌的掉着焦黑的碎肉块儿,尽管疼的他龇牙咧嘴,但却根本顾不得身上那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势,红着眼问道。

    只是周围并没有任何人存在,他这仿佛自说自话般的场景落在一般人的眼中,看起来极为诡异。

    但同样狼狈,甚至就连龟甲都出现裂纹,四仰八叉的躺在药灵戒中的山河龟却知道这货是在找它兴师问罪了。

    当即恨铁不成钢的冷笑一声:“解释?用你那白痴弱智兼二百五的脑子想一想,别说那只是梦境,就算是真的,以你那低微的实力留下来又能做什么?送死吗?”

    丁宁被他一句话堵的哑口无言,胸膛剧烈起伏着,眼底闪烁着剧烈的自责和痛苦之色。

    他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知道山河龟是为了他好,但一想起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在遇到生死危机时,他却无耻的做了逃兵,滔天的愤怒和愧疚感就把他的理智淹没,让他痛的无法呼吸。

    即便是刚清醒,就遭遇到导弹的轰炸,让他险些被炸成烤鱼,都无法和他内心的痛相提并论。

    山河龟见他脸色痛苦,心中有些不忍,语气稍微缓和一些道:“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你要清楚,就算是本龟这次也险些葬身在他的梦境之中,那个制造梦境的人,根本不是现在的你能抗衡的,强行留下,只会让你死在梦中。”

    丁宁的目光有些茫然,依然还未能从那真实的梦境中走出来,轻声问道:“前辈,你说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拉我入梦境,又想得到什么?离和灭会死吗?”

    山河龟眸光闪烁了一下,轻声安慰道:“虽然我不知道他是谁,但他的目标应该是你,只要你不落在他的手中,离和灭应该都不会有性命之忧。”

    丁宁虽然知道山河龟是在安慰自己,但哪怕是自欺欺人,他也心中稍安,眼底闪过一抹狠戾之色,握紧拳头咬牙道:“若他敢动离和灭一根汗毛,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他,将其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山河龟没有说话,只是心里却暗叹一声,目光有些幽深而迷惘,其实他撒谎了,那个人的气息,他隐隐有种熟悉感,只是,他不愿不想也不忍说出来,它怕丁宁受不了这个打击而性情大变,真变成灭世的魔头。

    丁宁没有再说什么,仰面躺在地上,双目毫无焦距的仰望着天空,一想起离那深情的眼神和灭那哀怨的话语,他就被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包裹,他痛恨自己的无能,痛恨自己在他们母子最需要的时候却落荒而逃。

    尽管知道这是当时最好的选择,但他就是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离竟然为他生了个儿子,而且还成为了一界至尊,至于灭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

    尽管听起来似乎很荒谬,但他却坚定不疑的相信那必然是真的,哪怕这个儿子是在别人的算计中甚至是梦境中孕育的,但那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绝对做不了假。

    “丁宁,你以后一定要小心,那个人不光精通入梦之道,必然还精通天道推衍之术,一旦在你成长起来之前被他找到,你必死无疑。”

    山河龟思忖了片刻,还是郑重其事的警告道。

    “天道推衍之术?”

    丁宁的思绪被打乱,有些疑惑的问道,莫名的想起了天机术。

    “嗯,天道推衍之术。”

    山河龟的语气变的极为凝重:“这是混沌宇宙中唯有少数人才能掌控的一种极为高深而可怕的推衍之术,能够从天道的运行轨迹中推衍出任何人所在的位置。”

    丁宁悚然色变,震惊的道:“那岂不是说,那人通过天道推衍之术就能推算出我所在的方位了?”

    “是,但也不是。”

    山河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哪有那么简单,天道虽然无情,但却最是公平不过,用地球上的科学解释来说,就是什么质量守恒定律,想要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若是他能随便就推衍出你的方位又何须如何麻烦,连续制造两次梦境来和你沾染上因果。”

    “因果?”

    丁宁心中稍安,随即有些疑惑的重复道。

    “不错,天道推衍之术虽然神通广大,但也不是万能的,需要推算之人和被推算之人之间形成某种因果关系,才能蒙蔽天道,以此推算出目标所在的方位。”

    山河龟耐心的解释道,心里却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那个人,看来真是他无疑了。

    “某种因果关系,你是说那人跟我是熟人?”

    丁宁闻言皱起了眉头,脑筋急速的转动着,思忖着他认识的人中,到底有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会如此大费周章的和他沾染上因果,还会天道推衍术这种令他都为之垂涎的神奇推衍术法。

    山河龟没有回答,他只能以这种方式隐晦的给他暗示,否则,他也难逃被卷入这因果当中的命运。

    之前为了保护丁宁,他强行撕裂梦境,气息已经泄露,为此,不得付出了八片龟甲的惨痛代价,强行斩断了这因果,否则,以那人之能,哪怕隔着无尽位面,也必然能凭着这缕气息推算出它所在的方位。

    那龟甲可不是一般的龟甲,是它每活一个纪元后在沉睡中蜕下的遗蜕,不光蕴含着它的部分本源,还是它活了悠久岁月的见证。

    也正因为如此,让它对这造梦之人的身份隐隐有所猜测,只是却根本没法点明。

    一是怕丁宁接受不了,二是怕自己被卷入这因果当中,从而惹来杀身之祸。

    它有着自己的使命,绝不能逆天而行。

    当初亏欠苏哲的,现在它也已经以付出八块龟甲的惨痛代价还在了丁宁的身上,为他消弭了一场天大的祸事。

    所以,它已经算是履行了对苏哲的承诺,不再欠他什么了,也不会再出手帮助丁宁。

    “我这次伤的很重,需要觅地疗伤,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山河龟做事很果断,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没有丝毫的犹豫,兀自从药灵戒中遁出,跟丁宁告别道。

    “前辈你要走?”

    丁宁吃了一惊,霍然瞪大眼睛问道。

    陡然发现山河龟的龟甲上竟然密布着细密的裂缝,顿时羞愧难当,暗骂自己不是东西,山河龟为了救自己弄的遍体鳞伤,自己不但没有丝毫关心,反而沉浸在自己的无能中,极为没有良心的对其进行质问,易地而处,换了自己是山河龟恐怕心里也不会舒服。

    “对不起,前辈,我之前心情不好,所以才对前辈……”

    丁宁最大的优点就是有错就改,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立刻极为诚恳的道歉,想要将其挽留。

    尽管山河龟出现后大多数时间都在沉睡,但这一次,若不是它,自己必然会被梦境迷惑,最终被那造梦之人达成未知的目的,从这方面来说,他欠山河龟一条命。

    可惜,山河龟经历了八个生灭的浮沉,阅尽了无尽沧桑,哪里会把他那点小情绪放在心上,不等丁宁说完就摇了摇头打断道:“这和你无关,我曾经答应过苏哲,会在你最危险的时候出手救你一次以偿还欠他的债,现在我已经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说完,不等丁宁继续挽留,就随手撕开一道空间裂缝钻了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丁宁心中怅然若失,嘴里轻声呢喃道:“前辈,您欠苏哲先祖的是还了,但我却欠了您一条命啊,日后若有机会,我丁宁必然加倍奉还。”

    “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呵呵。”

    空间乱流当中,山河龟如履平地,嘴角露出一抹人性化的笑意,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罢了,虽然本龟不需要它偿还,但看在这小子还算有良心的份上,临走前就再送他一场造化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