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5 霍尔尼的执念

医品至尊 纯黑色祭奠 4673 2020-07-02 10:53

    “杀!”

    “杀!”

    “杀!”

    狼骑除了丁宁又服过谁?

    帕特里克差点闯到少奶奶身边挟持她,还让狼奎受了重伤,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狼骑们被彻底的激发出了骨子里的凶性,纷纷举起弯刀,战意昂扬的怒吼道,就连那些重伤的狼骑也毫不示弱。

    那杀意直冲云霄,久久不息,让人为之胆寒。

    西方武者纷纷畏惧的缩了缩脑袋,纷纷看向帕特里克,心里暗骂这王八蛋简直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你厉害是不怕,可老子们却怕死啊。

    狼骑认为牺牲了三名狼卫是一种耻辱,可这个战绩却把西方武者吓破了胆,对方只是死了三名狼卫,就斩杀了他们数百人,这就是绝对碾压啊,谁特么的没事愿意找死。

    帕特里克怒火中烧,虽然他受伤不轻,但欧洲武皇的威严不容侵犯,狼骑如此挑衅,他若是不应战,以后还有何颜面出来见人?

    噗!

    就在他目光阴森,准备发话让所有人拼死一战时,猛觉腰间一疼,浑身的力气如同潮水般的流逝,那被压制住的伤势也轰然爆发,让他瞬间进入垂死状态。

    “为……为什么?”

    帕特里克慢慢的扭头看向霍尔尼,目光中全是痛心、失望和不敢直信之色。

    “为母亲报仇,为萨利、克阿斯曼、捷思米、乔斯凯莎、沙娜……以及所有被你杀死,被你害死的人报仇。”

    霍尔尼脸色狰狞,眼睛通红,没有畏惧也没有歉意,只有滔天的仇恨和无穷的快意。

    “十三岁那年,你当着我的面活活打死了我的亲生母亲,十四岁那年春天,你杀死了我的好朋友吉姆和察尔,夏天,你又杀死了我的同学卡克利、汉琼斯和约翰,秋天,你又杀死了和我开玩笑的同学科本森,冬天,没有死人,因为已经没人敢再和我做朋友了。”

    霍尔尼充满血泪的控诉,让所有人为之动容,那些西方武者本就心生畏惧,此刻更加没有人愿意战斗了。

    “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门,不接触任何人,不是因为我自闭,而是因为我怕你继续杀人,可我们没有想到,你却因此而迁怒于家中的佣人,那都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佣人啊,足足十四个佣人,全都被你当着我的面杀死,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霍尔尼手中的匕首用力的绞了绞,眼中流着泪,仇恨的盯着脸上表情定格的帕特里克:“十八岁我的生日,别人的父母送的生日礼物都是他们喜欢的东西,可你却送给我这把此刻捅穿你肾脏的匕首,也是那一晚,我从男孩变成了男人,可你却用武皇的儿子不能没见过血的荒诞理由,逼着我杀死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

    随着霍尔尼罗列的罪行,所有人看着帕特里克的眼神都变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一直崇拜、敬仰,甚至是狂热仰慕的武神陛下,竟然是一个性格如此扭曲,甚至可以说是丧心病狂的变态杀人狂。

    他病态而畸形的父爱和喜怒无常的滥杀无辜,让所有人都为之毛骨悚然,暗自庆幸他们没和霍尔尼有过任何交集,否则,说不定他们早就死了。

    夜莹莹脸色惨白的毫无人色,浑身都在颤栗着,想一想就后怕不已,幸亏八师妹和狼骑及时赶到,否则,自己的下场还不知道有多悲惨呢。

    “可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霍尔尼,我的孩子,我都是为了你啊……”

    帕特里克满脸悲伤,痛心疾首的道。

    “够了,别用这么恶心的话来诠释你假惺惺的爱,如果你真爱我,就不会杀死我的母亲,也不会杀死那么多无辜的人了,我八个妻子啊,还有我五个未出世的孩子,全都被你这个恶魔杀死了,你就是个变态,是个魔鬼,你让我一辈子都活在悔恨和恐惧之中,我所有的不幸都是你造成的……”

    霍尔尼流着血泪,满怀仇恨的怒喊道,抽出手中的匕首跟疯了似的疯狂的捅进帕特里克的后腰。

    帕特里克嘴角溢出殷红的鲜血,如果他愿意,即便身受重伤,也有足够的能力将霍尔尼斩杀,但他没有,脸上全是宠溺和疼爱之色:“对不起,霍尔尼,我没有想到我的爱会对你造成那么大的困扰,我不怪你,是我做的不够好,可是……”

    帕特里克脸色一变,变的极为狰狞而恐怖,跟个神经病似的歇斯底里的大吼道:“你是我的儿子,是我唯一的儿子,那些贱人以为怀了你的孩子就可以从我身边抢走你,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你是我的,你只能属于我,所以她们该死,她们统统都该死,我没做错,只是我做的不够好,如果我知道你会因此而不高兴,那我就做的隐秘点了,不让你知道,你就不会怪爸爸了对吧?”

    “执迷不悟,你该死。”

    霍尔尼眼神一冷,双手握住匕首狠狠一个斜割,险些把帕特里克拦腰切断,甚至距离近的人都能够听到腰椎骨被割开的声音。

    帕特里克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却伸出满是鲜血的手轻抚着霍尔尼的脸,目光中全是宠溺疼爱之色:“我知道了,如果我死能够让你开心的话,我很乐意去死,只是,你不能亲手杀我啊,我不能让你落下弑父的罪名。”

    在霍尔尼微微动容之际,帕特里克突然把他用力推开,跌跌撞撞的冲向狼骑,嘴里大笑着:“来啊,杀死我啊。”

    “如你所愿!”

    狼宇轻叹一声,目中露出一抹尊重之色。

    即便帕特里克再是个变态,再令人深感不齿,但他哪怕是死,还在为霍尔尼的名声考虑,不愿意让他背上弑父的骂名,这种厚重如山的父爱是丝毫掺不得假的。

    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没人动手,帕特里克也绝对活不下去了,可为了表示对一个强者的尊重,狼骑们还是拿起了弯刀打算给他一个痛快,以成全他最后的心愿。

    “不,没有人能够杀你,你是我父亲,就算死,也要死在我的手里。”

    可没有想到,狼骑还没有来得及动手,霍尔尼就泪流满面的冲了上来,用那把他第一次杀人时所用的匕首,疯狂的挥舞着,把帕特里克活生生的大卸八块,鲜血和碎肉洒落一地。

    “哈哈哈,我报仇了,母亲,我的朋友们,爱人们,孩子们,你们看到了吗?我终于亲手杀死了那个恶魔,他死后会下地狱的,再也不会去骚扰你们,你们就安心吧。”

    霍尔尼跪在血泊之中癫狂的仰首大笑着,眼泪早就打湿了他的脸颊。

    所有人心里都沉甸甸的,即便帕特里克做的再过分,但毕竟是霍尔尼的亲生父亲,他非要坚持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这从道德伦理上都让人有些无法接受。

    “父亲,对不起,我知道你爱我,可你的爱太偏激,太极端,太沉重,让我根本无法承受,我恨您,可是……我也爱您啊。”

    霍尔尼冲着帕特里克的尸体重重的磕了三个头,额头都磕出血来了,他却根本不在乎,露出极为灿烂而让人心酸的笑容:“我无辜的母亲、妻子们、朋友们、同学们和孩子都是好人啊,他们都会上天堂的,没有你这个恶魔,我想他们会生活的很愉快的,可是,您是深爱着我的父亲啊,我又怎么能忍心让你一个人在地狱中受折磨呢,现在,我杀了你,弑父的罪名,应该足够我下地狱了吧,父亲,等着我,我来陪您了。”

    噗的一声。

    跪在地上的霍尔尼用那把沾染了无数人鲜血的匕首捅进了自己的心脏,脸上带着解脱的笑容,一头扎在了帕特里克的尸体上。

    父子两的鲜血渐渐的在地上融为一体,就如他们的命运纠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再也不分离。

    其实,在霍尔尼举起匕首的瞬间,有很多人都有能力出手阻止他,可最终却没有任何人出手阻止。

    不是因为他们冷漠无情,而是因为他们尊重霍尔尼的选择,这大概是可怜的他最好的结局吧。

    他为母亲和所有被帕特里克害的人报了仇,算是完成了他自己的心愿。

    不惜亲手弑父,只为了时候能下地狱,陪伴他那个因为疼爱他而性情扭曲走了极端的恶魔父亲,全了他的孝道。

    说起来,那些枉死者是很无辜,可实际上最无辜最可怜的人却是霍尔尼,他投错了胎,成为帕特里克的儿子,还要无休止的承受帕特里克强加给他的极端父爱,命运根本由不得他自己做主,所以,注定他这辈子都是个悲剧人物。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何尝不是霍尔尼本性善良的证明呢,如果他仗着帕特里克的宠溺而嚣张跋扈,变成一个嗜血狂魔,或许今天就会是另外一个结局了。

    “挖个坑,把他们父子两葬在一起吧。”

    尽管上一刻和帕特里克还是生死仇敌,但毕竟死者为大,霍尔尼又是个值得人们尊重的人,就算是为了圆他最后的心愿,狼宇还是下令把他们就地安葬。

    “对了,你们谁看到我家少爷了。”

    狼宇目光扫向那群畏畏缩缩的西方武者询问道。

    自己的兄弟战死,他本想大开杀戒的,但经过霍尔尼这一出,他也没了这个心思。

    “半天前,我们看到他进了沙漠。”

    之前邀请丁宁同行的那个白人武者有些拘谨的回答道。

    “半天前?”

    狼宇皱了皱眉头:“知道确切方向吗?”

    “知道,但没用的,他进去后没多久,他所走的方向就出现了沙尘暴,沿着原来的路线走,根本不可能找到他。”

    白人武者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却很明白,丁宁遭遇了沙尘暴,生还的几率微乎其微。

    “多谢了。”

    狼宇却丝毫没有在意,笑着点头道谢。

    开玩笑,自家大帅是什么人,区区沙尘暴要是也能奈何得了他才奇怪了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