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 晨跑

医品至尊 纯黑色祭奠 5149 2020-07-02 10:53

    “小丁醒了啊,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跑跑步啊。”

    迪爸穿着一身运动服走出房间,眉开眼笑的招呼道。

    “好啊,锻炼身体是好事,我平时在家也早起跑步的。”

    丁宁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善意的谎言,到了他这个修为境界,哪里还需要锻炼,一个周天循环,效果比锻炼好上千百倍。

    “好,年轻人能坚持运动的可不多。”

    迪爸越来越喜欢这个未来女婿了,笑呵呵的夸奖道。

    “别听他的,你都没有运动服,怎么跑步。”

    迪妈知道迪爸跑步是假,想带丁宁出去显摆一下自己的女婿是真,当即没好气的反对道。

    “阿姨,没事,我带了运动服的。”

    丁宁指了指沙发下边放着的一个旅行包。

    迪妈满脸懵逼,丁宁什么时候带的行李,昨天她怎么没看见?

    “呵呵,那你赶紧换衣服,我在门口等你。”

    迪爸心比较粗,还真当丁宁带了行李,得意洋洋的撇了迪妈一眼,自顾自的出了门。

    丁宁冲迪妈笑了笑,拿起行李去了卫生间,换了一身白色运动服出来。

    有储物戒指在,他哪里需要带什么行李,一切都是障眼法罢了,以他的神识强度,想要在迪爸迪妈这样普通人面前制造出环境,只是心念一动的事情罢了。

    迪妈见他坚持,也不好反对,殷切的叮嘱道:“别跑太长时间,等下回来吃早饭。”

    “好咧,一会儿就回来。”

    丁宁笑着应了一声,推开门走了出去。

    迪妈看着丁宁那完美的身材背影,脸上笑开了花,瞥了一眼迪巴紧闭的房门,充满怨念的小声嘟囔道:“西琳这孩子也真是,自己有家不回,不是耽误我抱外孙嘛。”

    “木拉提,这个小伙子是谁啊?”

    迪巴家是木拉提单位分的房子,左邻右舍住的也都是青疆歌舞团的同事,见迪爸身边竟然跟了个帅小伙,不由好奇的问道。

    “这是迪巴的男朋友,宁海来的小丁。”

    迪爸一边慢跑着,一边满脸矜持的介绍道。

    “迪巴谈男朋友了啊,哈哈,不错,小伙子很帅啊,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十几个晨跑的邻居和迪爸都差不多的年纪,闻言都极为感兴趣的跟他们并排跑着,好奇的打听着。

    “小丁可是宁海大学中医麻醉学院的院长,还是宁海大学的特聘教授。”

    迪爸眉飞色舞,满脸自豪的说道。

    若不是丁宁太年轻,担心说出他中科院院士的身份这些家伙不会相信,他恨不得把他这重身份也给说出来。

    “这么年轻就是教授了,高级知识分子啊。”

    “哇,宁大的院长?真是年轻有为啊,迪巴好眼光啊。”

    “宁海大学可是知名学府,木拉提,你这个女婿了不得啊。”

    ……

    众人顿时一阵惊呼,纷纷夸赞道,让迪爸深感颜面有光,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丁宁面对众人善意的目光,还以礼貌的微笑,心里却哭笑不得,感情迪爸晨跑是假,炫耀自己这个女婿是真啊。

    不过,能让老人开心,他自然乐得配合,人活一辈子,图的不就是别人羡慕的眼光嘛,满足一下老人的虚荣心,这也是一种孝道。

    既然已经被迪巴当成骄傲来显摆了,那就索性让迪爸更加自豪吧。

    于是,好好的晨跑就变成了现场义诊,都是迪爸的老同事和邻居,平时关系处的还是相当不错的,帮他们祛除一些身体上的不适,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何况,还能让他们领迪爸的情,何乐而不为。

    这些邻居们本来心里还有些质疑迪爸是在吹牛的,可随着丁宁把他们的老毛病挨个治愈,那丝怀疑立刻不翼而飞,一个个对丁宁大加夸奖,说迪巴眼光真好,可让迪爸是赚足了面子,乐的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迪爸被大家众星捧月般的围在中间百般奉承,比迪巴成为知名艺人时还要风光,让他得意忘形,大手一挥,豪迈的道:“我家女婿是神医,就没有他治不好的病,你们的亲戚朋友有什么毛病,尽管来找我。”

    这下可好,也不知道是谁立刻把消息传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呼朋唤友的,越来越多的人闻讯而来,排成了一条长龙,有病没病的都跟着凑热闹,让丁宁哭笑不得。

    可看着迪爸兴致这么高,牛又吹出去了,他也不能驳了他的面子,只能耐心的帮他们看病。

    若不是迪妈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他们回来,手机又都丢在家里没有带,不得已出来找他们时,听到邻居们一个劲儿的恭喜她,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气的她跑来揪住迪爸的耳朵,强行驱散了人群,丁宁估计就算是到晚上都忙不过来。

    “晨跑就晨跑,看什么病啊,小丁昨天来回奔波那么辛苦,晚上又没有睡好,你就会给他找麻烦。”

    回到家迪妈就开启了河东狮吼模式,把耷拉着脑袋的迪爸骂的是狗血喷头。

    迪爸和西琳在一旁捂着嘴偷笑,似乎早就见惯了这样的场面。

    丁宁虽然知道迪妈是心疼自己这个准女婿,可看着迪爸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好生不忍,连忙笑着道:“阿姨,不怪叔叔,是我看邻居一个大叔身体不太好,职业病犯了,就帮他治了下,没想到就传了出去,才弄成这样的局面。”

    “小丁啊,我知道你是想替他打掩护,我都从邻居嘴里了解清楚了,都是这老东西嘴里把不住门,还“你们亲戚朋友有什么病,尽管来找我”,我呸,找你有屁用?你会看病吗?”

    迪妈前半句对着丁宁时慈眉善目,后半句对着迪爸时就是凶神恶煞。

    丁宁满脸无奈的苦笑,得,想帮迪爸都帮不了了,迪妈这是摸清情况后才发飙的啊。

    “好了,妈,赶紧吃饭吧,再不吃就凉了。”

    迪巴看着老爸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也不落忍,开口打圆场道。

    “嗯,小丁,快点吃吧,忙了半天也该饿了。”

    迪妈热情洋溢的招呼着丁宁,看都不看迪爸一眼。

    迪爸如蒙大赦,连忙坐到餐桌前,还偷偷冲迪巴竖了个大拇哥,还是闺女疼老爸啊。

    “谁让你吃的,你去看病就饱了,吃什么吃?”

    哪知道迪妈压根就没打算放过他,冲着他怒吼道。

    迪爸一脸讪讪的表情,手里拿着块油香,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好了,妈,西琳和丁宁都在呢,你也给爸留点面子。”

    关键时候还是贴心小棉袄给力,迪巴一句话就让迪妈没了脾气,悻悻然的瞪了迪爸一眼不吭声了。

    迪爸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埋头吃饭,也不敢招惹正在气头上的迪妈。

    还在迪妈的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笑眯眯的一个劲儿的招呼着丁宁多吃点,气氛很快又缓和了起来。

    叮铃铃!

    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丁宁擦了擦手,拿出电话一看来电显示,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冯杰,你们到了?”

    “到了,现在在省督委大门口呢。”

    电话里传来冯杰的声音。

    “好,你们等一下,我这就给程总督打电话,让他安排人下去接你们。”

    丁宁简短的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这才发现一桌子都在看着他,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吃好了,先去打个电话,你们慢点吃。”

    等丁宁在阳台上打完电话后,迪巴好奇的问道:“谁啊?”

    “哦,我姐公司的CEO冯杰,来乌市投资。”

    丁宁随口回答道。

    迪巴却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是为了接手华洋集团吗?”

    “不是接手华洋集团,而是接手他们留下的烂摊子,李家父子虽然倒了,但华洋集团在乌市的投资还要继续,不然,这会成为李家父子的护身符。”

    丁宁淡淡的说道。

    那晚他和程总督密谈那么久,就是在商量这件事。

    华洋集团说是跨国集团,实际上只是在米国上市,海外有几家分公司罢了,本质上还是家族式的管理模式,股东全都是李家人。

    现在李家父子被抓了,难保那些李家股东不会暗中煽动华洋集团的员工集体闹事,以拒绝继续在乌市投资为要挟,来做为李家父子逃避法律制裁的护身符。

    这也是程总督最担心的事情,一旦闹出群体事件,他这个总督恐怕也难辞其咎,那可真是两败俱伤了。

    所以,龙腾集团的入驻乌市就成为了必然,你华洋集团不是要罢工不干吗?行,你不干龙腾集团就能顺理成章的接手,华洋集团也将因此而赔付政府天价的违约金。

    至于那些闹事的员工,之所以会闹事,归根结底无非是担心自己失业罢了,只要能保证他们的工作和薪水,他们就没有了闹事的理由。

    再有闹事的,那就是心怀叵测居心不良之人了,对这样的人,政府绝对不会心慈手软,该抓的抓,该判的判。

    省督委门前,冯杰带着龙腾集团的精英正在腰杆笔直的耐心等待着,事实上,年关将近,他们现在已经属于半放假状态。

    可对他们这些习惯了快节奏的海外精英来说,工作才是他们生活的重心,过节不过节的根本不重要,只要有挑战性的工作,他们都会放下休假,义无反顾的投入到工作当中。

    有着这样一群工作狂,这也是为什么龙腾集团能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发展到如今规模的原因之一。

    在来之前,丁董事长已经给他们开了短会,他们很清楚自己过来要做什么,能在青疆省开疆拓土,成立一家有着省督委和当地政府支持的子公司,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份根本没有任何技术难度的工作。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他们虽然拿着让人垂涎的年薪,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和追求。

    丁董事长已经亲口许诺,谁在这次工作中表现出色,青疆子公司就交给谁来负责,这让这群精英们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铆足了劲儿,等着大显身手。

    要知道,子公司可是母公司控股的独立法人,当上子公司的负责人,就等于是成为了封疆大吏,拥有着一定的话语权,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