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2 暴走的丁宁

医品至尊 纯黑色祭奠 4800 2020-07-02 10:53

    黛布拉目瞪口呆,震惊的看着丁宁,作为中年女子最得意的门徒,她自然是知道真相的。

    只是,她不明白,这么隐秘的事情,丁宁到底是从哪里得知的,如果说是从师尊差点说漏嘴的蛛丝马迹中推理出来的,那这家伙的智商也太可怕了吧。

    “去死吧!地脉囚笼!”

    中年女子根本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怒喝一声,脚下用力一跺地面,整座海岛开始剧烈的震动,仿若天灾降临,无数天地元力蜂拥而至,连空气都变的粘稠无比。

    丁宁只觉地面上一股恐怖的力道翻涌,竟然形成一片无形的巨大磁场,让他如陷泥沼般举步维艰。

    天空中,风起云涌,海面上的潮湿空气迅速凝结成乌压压的一片黑云从天而降,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地脉磁场还能这样用?有点意思。”

    丁宁自言自语的低声呢喃着,不惊反喜,闭上眼睛,静静的感悟地脉磁场的脉动。

    “地龙冲天。”

    中年女子冷冷一笑,勾动地脉磁场之力引动天地之力杀敌,这是高等位面才有的手段,虽然不明白丁宁为什么会对地狱火免疫,但她依然有自信,在不动用神通的情况下将其斩杀。

    随着她的轻喝声,一条足有百丈大小的土龙发出一声震天的龙吟破土而出,悍然向闭目感应的丁宁扑去。

    “若是在陆地上,这地龙或许还能对我造成不小的威胁,但在这海岛上吗,呵呵,无根之萍而已,又岂其奈我何。”

    丁宁蓦然睁开眼睛,轻描淡写的说道。

    “哼,即便是海岛的地脉之力,但杀你也足够了。”

    中年女子却自信的冷笑道。

    “是吗?给我碎。”

    丁宁淡淡一笑,猛然抬手全力挣脱地脉囚笼的束缚力,挥拳轰向迎面扑来的巨大土龙。

    中年女子脸上露出一抹嘲讽之色,百丈大小的土龙啊,这样的体积,光是本身的重量都不下于万吨,更何况其中还有着地脉磁场的力量加成,这一扑之下力量至少有五万吨,即便是她没本事挡下这一击。

    丁宁在土龙面前渺小的如同一只蝼蚁,竟然还妄想用拳头轰碎不下于五万吨重的地脉土龙,简直是蜉蝣撼树,自不量力。

    轰!

    可下一刻,中年女子的嘲讽笑容就凝滞在了脸上,愕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巨大的土龙在丁宁那白皙纤细的拳头下如同土鸡瓦狗般轰然破碎坍塌,化为漫天的尘土飞扬。

    “啊!”

    黛布拉惊呼一声,震惊的张大了小嘴,就连漫天的尘土浇的她灰头土脸,她都没有丝毫的察觉,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逐渐变的清晰,慢条斯理的在飞扬的尘土中缓步走出。

    安尔曼等人脸色如丧考妣,目光恐惧而敬畏的看着那道仿佛永远不会被杀死的身影,首次开始怀疑那中年女子是否真能干掉这个杀不死的怪物了。

    “好,很好,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炼体士,是我小看了你啊,但那又如何?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入神。”

    中年女子脸色青红交加,丁宁再一次毫发无伤的破解了她的杀手锏,彻底的激怒了她,决定不顾一切后果的一定要除掉他。

    丁宁眉头一扬,颇感兴趣的道:“噢,还有什么手段,尽管施展出来吧,我全接着便是。”

    嘴上虽然说的轻松,但暗中却悄然戒备,若是本位面土生的入神级或许他还不会在意,但这女人明显是来自高等位面,鬼知道有着什么样的诡异手段,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神通:万剑穿心。”

    中年女子脸色凝重,双手在空中不断轻轻挥舞。

    随着她双手的舞动,平静的海面上突然波涛汹涌,天空中的乌云遮天蔽日,让整座海岛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丁宁感应着海里的无穷的水元素化为水汽升腾至半空,和漆黑的乌云融合在一起化为一朵朵巨大的雨云,脸色变的稍微有些古怪。

    风,呼啸而来,吹动雨云,一场暴雨不期而至。

    “这就是神通?似乎没有什么威胁嘛?不就是暴雨嘛,还什么万剑穿心?真是虚张声势。”

    丁宁心里暗自嘟囔着,但却没有任何的掉以轻心,在身周凝聚出一层层的灵力护罩,把瓢泼的暴雨隔绝在外。

    可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了,因为那漫天的雨滴竟然在空中形成密密麻麻数不清的水剑,如同无穷无尽般疯狂的向他劈头盖脸的斩下。

    若是一般水剑也就罢了,对他这个拥有着水元素图腾的人来说,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可这水剑却是蕴含着法则之力的水剑,他的护身灵力在这水剑下根本不堪一击,轻松的就被斩碎,余势未消的斩在他的身上。

    幸好,他的肉身堪比不朽,这法则水剑虽然威力奇大,但还不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但即便如此,他引以为豪的肉身也被破开了防御,转瞬间身体上就增添了无数细密的伤痕。

    这式神通看似杀伤力不强,只能破开他的肌肉皮层,但却拥有着水元素最持久延绵的特性,水滴石穿这句话绝非一句虚言,若是他再任由这无穷无尽的法则水剑继续斩落,迟早会有陨落的那一刻。

    最要命的是,丁宁惊骇的发现,无论他如何腾闪挪移,甚至连瞬移都用出来了,那法则水剑却如同长了眼睛似的紧追不舍,不管他躲到哪里,都会精准的斩在他的身上,让他藏无可藏躲无可躲。

    神通的一大特性,就是气机锁定。

    这一刻,丁宁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理解,只要神通释放,根本无法躲避,只能硬抗,或者,干掉释放神通的人,这式神通自然不攻自破。

    他从来不是个束手待毙的人,遍体鳞伤让他心中升腾起滔天的怒火,嘴里发出一声震天的长啸,整个人如同出镗的炮弹般悍然直冲中年女子而去。

    中年女子却冷笑一声,双手继续挥舞,在身前陡然凝聚出一面巨大的水墙,丁宁那势如破竹般的冲势撞在水墙上竟然被反弹了回去,密密麻麻的水剑劈头盖脸的斩落,让他瞬间成为了一个血人。

    “失算了啊,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能施展出真正入神级的实力。”

    丁宁肠子都悔青了,他哪里会想到这女人竟然不受天地桎梏的限制,施展出真正的神通,在神通锁定他的情况下,他连土遁都躲不掉水剑的斩杀,让他陷入了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窘迫绝境。

    “哈哈,这一次看这小子怎么复活。”

    “大人不愧是我黑风国的保护神,神通一出,谁与争锋。”

    “那是,大人出手,这小杂碎死定了。”

    ……

    安尔曼等人喜笑颜开,又开始马屁如潮的奉承起了中年女人。

    黛布拉美眸中闪过一抹怜悯之色,悄悄的转过头去不忍再看,丁宁现在的模样实在是太惨了,全身血肉模糊,就连头皮都被削掉了好几块儿,露出森森白骨,看上起如同被人刚凌迟过似的,让人惨不忍睹。

    “哼!既然你如此狠毒,那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丁宁必死无疑之际,蕴含着滔天怒火的声音陡然传来。

    上天有好生之德,一直以来,即便是遇到罪大恶极之人,丁宁都不愿意动用来自鲲鹏界天罡地煞大阵的毁灭系杀招。

    但此刻,在法则的作用下,他的血气不断的流失,导致他的体力快速下降,神智都逐渐有些浑噩,生命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这种钝刀子割肉的感觉让他出奇的愤怒了,这特么的不是杀人,而是在折磨人。

    当即再也顾不得其他,舌绽春雷怒喝道:“雨至。”

    中年女子听到他的叫声,嘴角勾起一抹不屑之色,她可是入神级强者,在她的神通笼罩范围之内,会隔绝所有的天地之力,除非对方的实力远超自己,能够破解自己的神通,才能重新与天地沟通。

    丁宁虽然天赋惊人,甚至有可能达到了绝世半神的程度,但半神就是半神,又怎么可能和能够发挥出全部实力的入神级强者相抗衡?

    所以,在她看来,丁宁若不是在虚张声势,就是在困兽犹斗,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可下一刻她就脸色剧变,因为在她看来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在她的神通范围之内,一股可怕力量骤然爆发,竟然硬生生的在漫天水剑中冲出一道缝隙,沟通了外界的天地之力。

    紧接着,风起云涌,天地变色,电闪雷鸣,血雨倾盆,仿若末日般的景象降临。

    可怕的是那血雨竟然无视她的法则之力,如同浓度极高的硫酸般滴落在漫天的水剑上,瞬间将其上的法则之力腐蚀殆尽,化为一滴滴普通雨水洒落。

    可这并不是结束,而只是个开始,随着丁宁一声厉喝“风来”,恐怖的红色怪风凭地而生,呼啸着席卷而来,那遮天蔽日般的水剑在这怪风下竟然如同风化的岩石般被吹的化为飞灰湮灭。

    神通,不攻自破。

    可暴怒的丁宁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周身散发着恐怖的杀机,沉声大喝道:“极寒冰雹。”

    海岛上的温度陡然下降,瓢泼的大雨瞬间化为一颗颗足有拳头大小的暗红色冰雹,劈头盖脸的向所有人头上砸去。

    中年女子脸色剧变,伸手连挥布下一道道火焰护罩,牢牢的将她和面无人色的黛布拉护在其中。

    可安尔曼等人就没这么好命了,尽管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在酸雨、极寒冰雹以及蚀骨断魂风的肆虐下,连逃跑都没有机会,转眼间就被冻成一座座暗红色冰雕,随即在蚀骨断魂风下被刮成了带着冰渣子的血肉齑粉,彻底的人间蒸发。

    黛布拉浑身颤抖着,面无人色的看着这宛若人间地狱般的一幕,此刻丁宁在她眼里,再也不是那个让她有些欣赏的年轻妖孽了,而是一个满手杀戮的血腥恶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