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2 背井离乡

医品至尊 纯黑色祭奠 5038 2020-07-02 10:53

    海上,随着电动马达声响起,快艇向深海驶去,岸边的犬吠声和零星的枪声越来越远,直至微不可闻。

    “呼哧呼哧!”

    刘俊伟坐在快艇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距离越来越远的海岸线,心有余悸之色逐渐消褪,脸上露出浓浓的不甘和怨恨。

    丁宁,又是丁宁,为什么每一次都栽在他手里,连他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堂主大人这次也折戟沉沙,至今杳无踪迹。

    “亲爱的伟,前面就是公海了,到了公海就彻底安全了,我已经安排了船接应我们离开这里。”

    驾驶快艇的白人青年一头金发在夜风中飘扬,虽然衣衫上沾满了血迹和污渍,看上去极为狼狈,但俊朗的脸上却带着失而复得的窃喜之色。

    “怀特,谢谢你,这段时间冷落了你,是我不好。”

    刘俊伟深情款款的从背后抱住怀特,但视线却久久的落在那影影绰绰的海岸线上,眼底有迷茫之色涌动。

    虽然在怀特的拼死接应下,他侥幸逃出生天,成为了神裔组织神州堂唯一的漏网之鱼,但他也彻底沦落为被国家通缉的叛国贼,此生再也没有回到神州的机会。

    叔叔、婶子、莹莹这唯一的几个亲人,恐怕再也没有相见之日了,他们一定会受到自己的牵连吧?这让他心里生出一抹愧疚之意!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组织在神州会崩溃的如此迅速,这让他措手不及,恍如做梦一般。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丁宁,如果不是他,他怎么会不得不背井离乡,无法在神州立足,成为被所有人不齿的叛国贼。

    刘俊伟额头上的青筋凸起,紧紧的攥紧拳头,指节因为用力而泛白,眼底迸射出怨毒的光芒。

    心里暗暗立誓,丁宁,你给我等着,终有一天,我要让你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处。

    “伟,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跟我回米国吧。”

    怀特转过身来,如同温驯的小媳妇似的依偎在刘俊伟的怀中,满怀期待的看着他,随着刘俊伟出事,艺格公司被连夜查封,得到消息的他才能第一时间赶去救援刘俊伟。

    “对不起,怀特,我落到现在的地步,是我咎由自取,但我不想连累你,也不能跟你走,我会东山再起的。”

    刘俊伟满怀歉意的拥抱了一下怀特,视线落在快艇角落里的一个银色箱子上,眼底闪过一抹火热之色。

    他在预感到情况不妙时,别的神裔成员都在拼命抵抗,他却第一时间溜到堂主的密室中,打开保险柜,偷偷取出这个银色箱子潜逃。

    那是他变强的唯一途径,也是他东山再起拥有复仇资本的希望所在,即便是他在仓皇逃窜差点落网之际,他都从来松开过这个银色箱子。

    因为他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他东山再起的最大希望,也是他复仇的底气——基因药水。

    有了这些基因药水,他最起码能够进化到白银战士了吧?刘俊伟暗自在心底盘算着。

    “伟,跟我回米国吧,凭借我们的能力,就算不靠我的家族,也能很快东山再起的,答应我好吗?”

    怀特海蓝色的眸子在夜色中闪动着泪花,他知道刘俊伟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一旦决定的事情绝不会更改,但他依然试图想要去挽留他,他真的不能没有他。

    刘俊伟目光温柔的轻抚着他的脸颊,柔声道:“怀特,我会在米国待一段时间好好陪陪你,然后我再离开。”

    “真的?”

    华特眸子里迸射出惊喜,雀跃的问道。

    尽管知道他最终还是要离开,但他愿意在米国多待一段时间已经足够他惊喜了。

    看着他欢喜的样子,已经平复心情的刘俊伟心中涌出吴宪柔情,把他拉在怀中紧紧的抱住:“怀特,你放心,我就算离开,也会经常去看你的。”

    “你说话算数,不许骗我啊!”

    怀特像个小女孩似的幸福的闭上眼睛,他知道刘俊伟一向说话算数,绝不会骗他的,能够得到他这样的承诺,对几乎绝望的他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惊喜。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刘俊伟轻声的承诺道,在满脸幸福的怀特看不到的角度里,眼底却闪过一抹歉疚之色,对不起怀特,我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等我在米国服用基因药水成为白银战士后,我就要启程加入神裔组织的总部了,为早日成为传说中的神而努力,或许,等我成功之日,你早就已经老去甚至成为枯骨了吧。

    一股离愁在心间悄然弥漫,刘俊伟闭上眼睛,在海风中静静的享受这拥有的一刻,久久不舍得松手……

    “叮铃铃!”

    一大早,电话声就惊扰了丁宁的美梦。

    丁宁睡眼惺忪的从柳生浅黛和姐姐之间钻了出来,从床头柜上摸起电话,有气无力的道:“喂,哪位?”

    虽然左拥右抱看起来很香艳,但对他来说却是一种巨大的煎熬,一个柳生浅黛就够缠人的了,打死都要和爸爸睡在一起,让人头疼无比。

    不知道姐姐是怎么想的也跟着添乱,堂而皇之的以唯恐他对柳生浅黛犯错误和练功为由,也和他睡在了一起。

    害的他一夜都没有睡好,毕竟两个大美女在怀,偏偏一个都不能动,这根本不是艳福,这是痛苦的折磨。

    “小师兄,都几点了,怎么还没有来?”

    胡老精神抖擞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几点了?”

    丁宁浑噩的脑袋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这才想起昨晚胡老给他打电话,说他今天有事没法去给学生上课,让他去帮忙代一节课。

    胡老和章老名义上都是他的导师,又是因为帮他才被学院套牢,成为宁大医学院的荣誉教授,二老有事无法授课时由他代课,这是早就说好的事情,他自然无法拒绝。

    “已经七点了,九点开课,在阶梯教室,我生怕你忘了,所以打个电话给你,穿的要正式点啊。”

    胡老笑眯眯的说道,其实今天他并没有什么事情,让丁宁代课只是一个借口,实际上是有惊喜要给他,唯恐这家伙没当回事,特意打电话来喊他起床。

    “好的,胡老,我知道了,我这就赶过去。”

    丁宁拍了拍脸,让自己精神一点,唯恐柳生浅黛缠着他,蹑手蹑脚的爬起床一溜烟的跑到隔壁房间去洗漱。

    “少爷,早上好。”

    张伯一丝不苟的准时站在一楼楼梯口问候。

    “张伯,早啊!”

    丁宁穿戴整齐的下楼,笑着回应了张伯一声,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虽然感觉自己堕落成了万恶的资本主义,他也慢慢接受了张伯等人的存在。

    毕竟这么大的别墅,没有人收拾可真不行,张伯虽然古板严苛了点,但不得不说,绝对是内中的行家里手,把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秩序井然。

    “哥,你醒了啊,早安!”

    按照惯例,只要丁宁在家,早餐必然是落雪亲自下厨,系着围裙的落雪笑嘻嘻的从厨房中钻了出来问早安。

    “早啊,落雪!”

    当着张伯等人的面,丁宁实在不好意思调戏落雪,只能中规中矩的问候一声。

    “大少爷,二少爷不愿住到主楼来,非要和夏侯他们住在一起。”

    张伯很尽心职守的跟丁宁汇报道,心里暗自奇怪这一家子到底有多少个兄弟姐妹?

    本来只有一位少爷两位小姐,这两天突然又多出了个三小姐、四小姐、五小姐不说,现在又多出个二少爷来。

    丁宁闻言愣了愣,苦笑一声道:“随他喜欢吧。”

    他是把叶天狼当做亲弟弟看的,想让他住到主别墅来,但他估计是觉得不方便才不愿意住到这里,宁愿和夏侯等人住在副楼。

    不过这样也好,毕竟姐姐、落雪和柳生浅黛都住在主楼,叶天狼搬过来住还是很不方便的。

    虽然不住在一起,但吃饭还是在一起的,丁宁可没有什么主仆之分的概念。

    夏侯和叶天狼掐着点走了进来,头发湿漉漉的,肯定是刚锻炼完毕:“少爷(哥)早!”

    “早,赶紧坐下吃饭吧,阿狼,尝尝你二姐的手艺。”

    丁宁和夏侯早就已经过了客气的时候,微笑着拉着叶天狼在自己身边坐下。

    夏荷等几个女佣很殷勤的给两人摆上碗筷,夏侯早就习惯了,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开始狼吞虎咽,让张伯看的直皱眉。

    叶天狼明显很不适应,略带腼腆的站起身来对夏荷等人微微躬身表示感谢,惹得几个女佣都抿着嘴偷笑,好奇的用妙目悄悄打量着他,让他愈发不自在。

    “行了,你们去忙你们的,我在这儿就行了。”

    张伯人老成精,看出叶天狼的窘迫,唯恐这些已经被少爷惯坏的女佣做出不恰当的举止,挥手让她们离开。

    女佣们偷笑着四散而去,叶天狼这才自然了一点,很有礼貌的冲端着食物上桌的落雪问好:“二姐早!”

    “阿狼早,侯哥早!”

    落雪很喜欢这个笑容缅甸,性格沉稳的少年,笑呵呵的问好,只是后面的一声侯哥,让夏侯哭笑不得,苦着脸道:“二小姐早。”

    惹得丁宁哈哈大笑,促狭的看着夏侯,没想到落雪还有这么调皮的时候。

    这段时间混熟了,大家都很喜欢落雪这个乖巧懂事的二小姐,落雪也从之前安静的美少女逐渐向古灵精怪转化,偶尔也会和大家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

    夏侯作为唯一能够自由出入主楼的保镖,还和她很熟,自然成为她最喜欢调侃的对象。

    “阿狼,还习惯吗?”

    叶天狼一直要报恩,非要当他的保镖,丁宁拒绝不了,就打算让他专门负责保护落雪。

    但落雪这两天不出门,要在家带柳生浅黛玩,叶天狼就闲了下来。

    “哥,挺好的,你今天要外出吗?我跟你去。”

    大概是和叶天狼成长的环境有关,吃东西虽然看起来很斯文,细嚼慢咽的,但频率却很快,夏侯一根油条还没吃完,他都三根下肚了,听到丁宁的问话立刻放下碗筷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