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2 诡异的老者

医品至尊 纯黑色祭奠 4626 2020-07-02 10:53

    话音刚落,莫邪就轰然倒地而亡,只是一双逐渐黯淡的眸子死死的望着天,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或许是想要知道这世上是否真的有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吧!

    当年的黑虎帮满门被灭,他是知道的,也曾经劝过王千秋做事不要太绝,但王千秋却铁了心的要拿黑虎帮立威,根本不听他的,现在,报应终于来了。

    “现在只剩下王语秋了,王千秋,你入我妻子,辱我姐妹,你的孙女我会让她受尽凌辱去陪你的。”

    况开义终于铲除了最大的威胁,脸上露出邪恶的狰狞笑容,如同厉鬼般嘶吼道。

    “表哥,杀了她就算了吧,王千秋是畜生,我们不能也做出那样猪狗不如的事情吧,那和王千秋那样的人渣又有何不同?”

    李庆仁看着表哥那可怕的样子顿时毛骨悚然,好言好语的耐心劝说着。

    “哼,妇人之仁,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剩下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好的!”

    况开义怫然不悦,不满的瞪了李庆仁一眼,在他看来,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王千秋怎么对待他的家人,他就要百倍千倍的还回来,只可惜王千秋全家的女性只剩下王语秋一个了,其他人早就死光了,所以,他满腔的怒火只能全部发泄在王语秋一个人身上了。

    “表哥……”

    李庆仁还想再劝,可却看到况开义那极其阴森恐怖的眼神,如同择人而噬的毒蛇般让他不寒而栗,当即闭上了嘴巴,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庆仁,等我们把王家斩尽杀绝,报了父母家人的血海深仇,咱们就可以在他们的坟前祭拜了,三十年了,我们从来没有去祭拜过他们,不是不孝,而是不配,没有报仇,我们有何颜面去面对他们屈死的亡魂?”

    况开义见他不再相劝,语气这才柔和了一些,情绪激动的说道,想要激发李庆仁的同仇敌忾之心,不要总是和他唱反调,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动手除掉这个时间他唯一的亲人!

    “好,我都听你的!”

    提到亲人的血仇,李庆仁终于做出了让步,只是在他心里,觉得表哥已经变了,变的让他恐惧让他感到陌生,他的心里住着一只魔鬼,让他感到恐惧的魔鬼,他们之间终究会愈行愈远!

    “那就好,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很快,除掉王语秋后,就轮到那个废物了!”

    况开义很开心的拍了拍李庆仁的肩膀,在他看来,这个表弟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妇人之仁了,不用最残忍最狠戾的报复手段,根本无法释放出他心里积郁了三十年的仇恨。

    李庆仁幽幽的叹了口气,为了仇恨活着,难道不累吗?洪俊扬,王语秋,这王家最后的两个血脉,在这世上的时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了,就看谁是最后死的那一个了。

    他已经可以预见,最后死的那一个王家血脉才是最悲惨的,不历经表哥最残忍的折磨手段,恐怕想死都死不了,对此,他也只能表示默哀,但却爱莫能助,只希望能早点结束这场噩梦吧!

    却不知道在况开义心里这场报复才仅仅只是开始而已,王千秋只是当年参与黑虎帮灭门惨案的主谋而已,还有五十多个帮凶,他们的全家老小,况开义一个都不准备放过。

    哪怕有很多当年参与血案的人早就已经去世了,可那又怎么样呢?他们有儿子女儿,还有孙子孙女,所谓的诛九族没听说过吗?

    能找到这些人说起来这还要感谢王千夜呢,若不是他顾念着当年的兄弟之情,对他们的子孙后代颇为关照,都安排在宁海生活,让他手中多了一份极其精准的名单能够一网打尽,否则恐怕他再花费三十年的时间明察暗访也会出现漏网之鱼。

    空中楼阁,丁宁缓缓的睁开眼睛,虽然有些遗憾因为国武境界的不足,导致他不能一鼓作气的冲破天武境的天关只能停留在地武境巅峰,但他感受着体内那暴增何止一倍的强悍力量,心情还是很愉快的,只是丹田貌似又大了一圈,想要突破天武看来还需要花费不少的一段时间啊。

    到了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没有人同时修炼古武和国武了,这两者一个是内循环,一个外循环,相辅相成却又相互制约,也就是说,他现在不能突破天武境,是因为国武的修炼境界不足,只有两者在相同的境界时才能够突破。

    而这之前却没有这样的限制,丁宁觉得应该是和通了六窍后,内炁和真气在丹田里混合成为新的能量脱不了关系,这种新能量被他起名为真炁。

    人力有时尽,想一想他有着近乎于取之不竭的灵晶辅助修炼,古武修为才意外的突破到地武境巅峰,而国武的境界还停留在化劲儿后期阶段,可见两者同修是何等的艰难,也难怪没有人会两者兼修了。

    可他却没有想到,他的丹田和平常人根本不同,一般武者形成丹田后就是固定的大小了,哪里像他一样,突破一个小境界后丹田都会变大一圈。

    “咦!”

    丁宁睁开眼睛,却看到一个头发眉毛和胡子雪白的老头正坐在他的对面,对着一桌子的美食大吃大喝,嘴里还啧啧称赞,似乎这美食很对他的胃口,顿时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咦一声。

    “丁宁,你醒了?”

    丁牵猎惊喜的问道,旁边众人也纷纷问候着,不知道刚才他是什么情况。

    “嗯!”

    丁宁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那自顾自大快朵颐的老者,扬眉问道:“姐,这位老先生是何人?”

    “什么老先生?你没事吧?”

    丁牵猎满脸疑惑的摸了摸丁宁的额头,还以为他发烧说胡话呢。

    “是啊,丁宁,你不会出现幻觉了吧?这里除了我们,哪里来的老先生?除了我年纪大点,但还算不上老先生吧?”

    凌飞笑着打趣道,惹得众女咯咯娇笑。

    丁宁的脸色瞬间变的古怪起来,指着依然埋头大吃的老者问道:“你们看不见这位老先生吗?”

    “你……你别吓我啊?丁宁,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对吧?那坐的是柔柔,哪里来的老先生。”

    丁牵猎的脸色有些发白,不安的咽了口口水,紧张的盯着丁宁问道,吓的温柔柔左顾右盼,众女也是毛骨悚然,不安的四处张望着。

    丁宁的脸色变了,他自然知道对面坐的是温柔柔,可那老者就坐在温柔柔和小夭的中间,她们两人竟然毫无所觉。

    这也就罢了,姐姐不说他都没有发现,那老者看似坐在温柔柔和小夭的中间,可仔细看去,他却骇然发现两女的半边身体和那老者有很多重叠的部分,但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仿佛那老者是个透明人似的。

    “前辈,你是何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意欲何为?”

    丁宁可顾不得会不会吓住其他人了,如临大敌般的盯着老者厉声道。

    众人都被吓了一跳,温柔柔和小夭尖叫一声,跟见了鬼似的蹦到了一旁,面带恐惧之色的看着丁宁。

    “说,你是何人?”

    在场所有人都以为丁宁疯了,唯有杰妮突然盯着老者,也厉声喝问道,让众人面面相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丁宁却心中一凛,杰妮竟然进入了第二人格形态,发现了老者的存在。

    “咦,这女娃子竟然也能看到我?有意思!”

    老者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打了个饱嗝,有些出乎意料的看了看杰妮,皱起眉头竟然跟算命的似的掰扯着手指头推算起来。

    “说,你是谁,休要装神弄鬼,否则我杀了你!”

    杰妮从老者的身上感受到巨大的威胁,蓝灰色的瞳孔急剧的收缩,浑身的气势疯狂暴涨,竟然有着向第三人格转换的趋势。

    老者感受到她的气势脸色顿时为之一变,伸手向杰妮当头拍下!

    “你敢!”

    丁宁大惊失色,暴喝一声如同猎豹般腾空而起,狠狠的向老者手腕抓去,可没有想到老者连躲都不躲,丁宁这一抓竟然透过他的身体抓了个空,让他悚然色变。

    “噗”的一声轻响,老者的巴掌结结实实的拍在杰妮头顶,杰妮浑身一哆嗦,目中露出茫然之色,摇了摇头疑惑的问道:“我刚才是怎么了?”

    丁宁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这老者看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把杰妮拍回了第一人格而已,否则今天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这老者的对手。

    快步上前一步把杰妮护在身后,恭敬的对老者一拜:“前辈,请恕晚辈之前失礼!”

    老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揶揄道:“啧啧,我听我那乖徒儿说,她的意中人可是天生傲骨的人中之龙,从不向别人低头的,老头子一时好奇特意来看看,怎么感觉跟我那徒儿说的不太一样呢?难道是老头子找错人了?”

    丁宁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腆着脸套近乎道:“那也得看是对谁,天机子前辈是自己人,自然要例外,再说前辈是高人,自然不会和我们这些晚辈计较。”

    “你这小家伙倒是机灵,这么快就看出了我的身份!”

    老者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随即神色变的极为凝重的看着杰妮道:“这个小女娃现在很危险,千万不能再觉醒了,再觉醒她的小命不保!”

    丁宁脸色剧变,骇然的看着天机子,因为他发现,在他把杰妮一掌拍回第一人格后,周围全都安静了下来,如同整个空间都静止了一般,除了他和天机子外的其他人都如同雕塑般凝滞不动,连表情动作都固化了,这天机子到底是什么修为?难道他已经是真正的神灵了?

    “不用胡思乱想,我还没到那个境界,这只是利用空间规则的一些小手段罢了,等我走后,他们会忘记我来过这里的事情!”

    天机子轻描淡写的解释道:“我们天机阁一脉修炼的是天机术,所以比一般的修炼者对天道规则的理解更容易一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